华夏时报记者 何青汉 北京报道


“瑞幸确切地知道投资者在寻找什么,如何将自己定位成一个有精彩故事的成长型股票,以及操纵哪些关键指标来最大化投资者信心。”今年1月31日,做空机构浑水对于瑞幸的沽空报告中,作者对瑞幸这样评价道。两个月后,一语成箴。


在即将发布登陆美股后第一份年报之际,瑞幸咖啡(Nasdaq:LK)自曝伪造交易。美国当地时间4月2日盘前,瑞幸咖啡在向美国证监会提供的一份文件中显示,瑞幸去年第二至第四季度虚增了22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额。



瑞幸“打脸了”


狂飙突进的瑞幸身上的“皇帝新装”被撕掉了。


对于去年三个季度虚增22亿交易额以及当前调查进展,4月2日晚间,《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瑞幸询问相关情况,但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回复。受此消息影响,瑞幸盘前股价下跌85%,开盘后略有回升,截至发稿时报6.7美元/股。


尽管此前瑞幸对于浑水的沽空报告“坚决否认”,并指责“该报告的论证方式存在缺陷,其指控也基于推测和恶意解释。”但从近日所发布的公告看,其自我调查结果与此前沽空报告大致吻合,瑞幸“打脸了”。


回顾此前浑水对于瑞幸的沽空报告,焦点围绕在商品销售量、广告费用、产品净收入等几个方面。该报告认为瑞幸2019年Q3和Q4夸大了商品销售量,并在Q3虚增了有效销售价格;还认为瑞幸通过扩大广告费用从而将此部分用于增加2019年第三季度的收入;同时质疑瑞幸2019年Q3其他产品净收入被夸大。


对于以上指控,瑞幸曾分别作出回应,但大多未拿出数据以及有效证据予以反驳。然而在两个多月后,瑞幸内部调查结果印证了沽空报告所言非虚。


瑞幸内部调查信息表明,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同时在此期间某些成本和费用也因虚假交易而大幅膨胀。


瑞幸的信誉在瞬间崩塌。其公告中强调,“投资者不应再依赖公司之前的财务报表和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九个月以及自2019年4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的两个季度的收益发布,包括先前的净收入指导来自2019年第四季度的产品以及与这些合并财务报表有关的其他通讯。”另有消息称,美国多家律所对瑞幸发起集体诉讼。


股价飙升与套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财务造假的这几个季度内,瑞幸仍在大幅扩张。其扩张速度和此前所披露的财务指标也让瑞幸股价飙升。


今年1月8日瑞幸咖啡创始人兼CEO钱治亚曾对包括对《华夏时报》在内的媒体表示,“目前瑞幸咖啡直营门店数量达到4507家,已经超过星巴克在华门店数。”实际上,从去年11月中旬开始的一个多月内,瑞幸股价从18美元涨至最高50美元。也有消息称,瑞幸股价飙升背后有人“坐庄”,目的则为帮助其高管在高位套现。


尽管瑞幸管理层从未出售其手中股票,但却通过质押的方式套取了大量现金。公开资料显示,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和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所持股票已分别质押了30%和47%。


长期观察资本市场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股票质押是高管套现的常用手段,这种方式一方面对投资者信心影响较小,在股价稳定时又能获得大量资金。然而一旦遭遇股价大幅下跌,高管又不追加抵押物的情况下,就会使得受让人抛售止损,造成股票进一步下跌,让中小型投资者承受损失。”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一月份,瑞幸完成了一轮增发并发行可转债,大钲资本为该次瑞幸咖啡增发的献售股东。增发前大钲资本持有瑞幸咖啡18.89亿B类普通股,占总股本的14.79%;增发之后,大钲资本持股将减少至15.05亿股,占总股本的12.15%。通过此次增发,大钲资本套现2.3亿美元,已收回当初对瑞幸资本的投资。


自上市之初,便有人质疑瑞幸咖啡只是一场资本游戏,但“小蓝杯”仍不乏支持者,4月2日瑞幸的“自揭伤疤”则为这场争论画上了句号。当财务造假藏不住时,资本游戏是否会就此终结?



上一篇: 孩子的注意力怎么训练?看看这5个小游戏
下一篇: 澳门呼吁停止食用法国Huitres Geay生产的生蚝